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水仙】【陈亦度×明诚】故梦

孤立语:

今天更点梗,自己玩的点梗,哭着也要码完。


先预警,人物重度ooc,BE(真正意义上的BE——来自一个拥有死亡之笔作者的预警!)


@AndyMikeson ,好希望你看了之后不要追杀我。


人设说明:


陈亦度——服装公司总裁;明诚——设计师(没有被明家收养,养母就姓明)


厉微微——陈亦度的前女友(抓放女主);莫凡——陈亦度死对头(抓放里的角色)


————————————


————————————


————————————


ooc避雷!ooc避雷!ooc避雷!


———————正文———————


(一)


陈亦度第一次看到明诚,是在巴黎冬日的街头,彼时他刚从办公室里厚厚的文件里解脱出来,一个人走在塞纳河边。这几年,怕是真的太累了一些,和厉微微分分合合,莫凡又在工作上百般刁难,巴黎上海两头飞,他想着明天会议要看的资料,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快步往公寓走去。 


然后明诚就这样撞上了他,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人同时摔倒在地,明诚手里的设计图散落了一地。


“Je suis désolé(法语对不起)”


后来两人在一起许久,从性事里缓过来躺在床上出神的时刻,陈亦度玩弄着明诚的头发,“那时候你的声音真是好听,低沉又优雅,让人入了迷。”


明诚把脸埋在被子里笑。“你当时可没这么说,我都记不得是谁连头都不回,站起来就走。”


“这么久了,还记仇呢?”


“哪呀,那晚的事我就只记得你身上那件黑色外套实在好看,版型剪裁都称的上一流。”明诚一只手攀到陈亦度的腰上,带着认真的神情。


“敢情我还比不上一件衣服?”陈亦度低头去看明诚的眼睛,眼神里闪着危险的光。


明诚去吻陈亦度的唇,灵活的舌头一点点撬开他的牙齿,带着挑衅。


狮子被惹毛了,一个翻身把明诚压在身下,“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阿诚,别玩火。”


 


(二)


如果不是巴黎那夜后的两个月在莫凡的公司里碰到明诚,他们两人的人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陈亦度瞟了一眼明诚的名片,“设计师?”好像是,巴黎那夜离他手边最近的一张稿纸,赫然是一套黑色西装的设计图。


陈亦度终于还是和厉微微分手了,十七岁他们就在一起,少女的辫捎拂过他的脸庞,空气里全是恬淡的栀子花香,厉微微在他最难过的时候也陪着他,走的时候却只留下一句“陈亦度,你根本不懂爱人。”


酒吧里再遇到明诚,是意料之外的事,陈亦度酩酊大醉,远不是往常清醒冷酷的样子,迷离着一双眼,含糊不清的问“明诚,我问你,爱是什么?什么才叫懂得爱?”


明诚压根不理他,镇静的坐在一旁看他一杯杯的饮下烈酒,等到人彻底醉倒在吧台上,把人丢到宾馆里就驱车回家睡大觉了。心里暗自腹诽,出来喝酒就带那么点现金,不是总裁吗?酒钱还是我出的,不管,明天得拿着发票去讨酒钱。


 


(三)


他们在一起了,没有男女感情之间那些弯弯绕绕,陈亦度直接去敲了明诚公寓的门,开门见山“明诚,要不要和我?”没等陈亦度说完后面的话。


“好。”明诚亮着一双眼,脸上鲜见的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好,我们在一起。”


晚上两个人赤裸着身体,明诚身体上被养母虐待的痕迹一览无遗的展现在陈亦度眼前,明诚感到了陈亦度身上抑制不住的怒气,像燃烧的火,差点把他灼伤。


“没事了,都过去了。”


陈亦度把下巴抵在明诚的腰窝处,手指一点点去抚摸那些过了近二十几年依然狰狞可怖的疤痕。“在你那这事过去了,可在我这这事还没完。明诚,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欠了债,是一定要还的,尤其,欠的还是我的债。”


明诚轻笑起来,好像很多年了,没人同他说过这样的话。那晚他抱着陈亦度,睡的格外安稳,梦里没有那个女人的皮鞭和自己求饶的声音,只有巴黎初见那晚黑色大衣飞扬起来的衣摆,不远处的埃菲尔铁塔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陈亦度最后把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明诚没问,他也不想知道。


他们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甜蜜又幸福的生活,周末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在厨房里研究怎么做可乐鸡翅,傍晚一起去楼下的超市买新鲜的水果。


明诚以为,那些噩梦永远不会再来。


陈亦度以为,他已经懂得怎么爱人。


 


(四)


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枪,他们幸苦守护了许多年的秘密就这样摊在了阳光底下。


陈亦度算的上是半个公众人物,明诚在服装设计界也有一定知名度,再加上莫凡在背后的推波助澜,流言蜚语就像洪水猛兽一般像他们涌过来。


陈亦度是不怕的,他明白,这样的事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过几天有别的新闻出来,曾经对着手机狠狠骂过他们的人转眼就会大声谈论某位女明星的高鼻梁是不是假的。


他给明诚发了短信“手机关机,不要出门,晚上我过去。”抬头看了看外头阴雨蒙蒙的天气,梅雨季节又要来了啊。


陈亦度终究还是失了约,他不在乎,不代表陈父陈母不在乎,他们跑到陈亦度的办公室,以死相逼把陈亦度带回了家。


恐惧又一次爬上了明诚的胸膛,养母尖利的叫骂声换成了网友们一条条恶毒的评论,一句句砸在他的心上。他坐在沙发上,天已经亮了,今天难得没有雨,阳光从窗帘缝隙里射进来。


明诚觉得身体特别累,他想好好睡一觉,但脑子很清醒,他站起来,在电视机下的储物柜了摸索了很久才找到了安眠药,“似乎是有一段时间没吃了。”明诚喃喃自语。


 


(五)


陈亦度走在巴黎的夜里,还是好多年前的那件黑色大衣,这些年他瘦了很多,衣服在他身上已没有当年熨帖合身,但衣服一直小心保养,“应该还是明诚喜欢的样子。”他心想。


大概比认识明诚更早的时候,他和厉微微在车里吵架,两个人后面无话可说,电台DJ的声音在寂静的车里听起来也闷闷的“每年春天是抑郁症病人自杀率最高的季节,据统计......”那时他毫不在意,抬手就拧小了声音。


他没想过,明诚会因为抑郁症死在梅雨季节的晴天里,那天的阳光暖的有些刺人了,路边的中学生和同伴高兴的说“诶,真是反常,怎么梅雨季节还有这样的好天气。”


一阵冷风吹过来,陈亦度从回忆里回过神,拢了拢自己的大衣,转身准备回公寓。


刚抬脚,又被人撞了个满怀,是个高个子的男生,穿着运动服,后面有个年龄相仿的男孩赶紧过来道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


陈亦度笑笑,“没事的。”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明诚,后又像是自嘲的笑笑,这个场景,哪里都不像。


“方孟韦你能不能小心点?”


“赵启平你讲不讲理,要不是你突然亲我我至于吓得这么跑吗?”


陈亦度听到背后两个男孩的拌嘴,勾了勾嘴角,二十岁的孩子,还是好年纪。


————————————————


如果引起大家不适非常抱歉。


但是lo主并不接受谈人生。

评论
热度(24)
  1. 言夜孤立语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