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姚关同人—哈士奇的恋爱物语 短篇

水央央:

姚关太美好。


脑洞简直止不住。


还是写了个短篇。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那个,”关雎尔探着头小声说,“那个,能不能...”


“嗯?”姚斌顶着黑眼圈回头,“什么?”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按一下22楼,”关雎尔将手中的箱子又往上抬了抬,尴尬地笑了,“我没有手了。”


“哦。”姚斌按亮22楼,两人跟着电梯沉默的往上升。姚斌昨晚陪客户差点喝到挂,大清早就跑到欢乐颂小区看房子。


脑子混混沌沌地到底是几楼他都忘了,姚斌打开微信语音说道:“对了,你帮我看的那套房子几楼来着?!”


对方立马回了信息,姚斌点开来,关雎尔听到说:“哎呀,就2203嘛!”


关雎尔动动眉毛,她今天刚搬到欢乐颂小区,就认识了邻居是件好事,她试探着问:“你,你也住22楼啊。”


“不是,我给朋友看房子。”姚斌漫不尽心的回答,电梯叮一声到了。


他抬腿大摇大摆走出电梯,回头一看关雎尔除了手中的箱子,脚边还有两个拉杆箱,他又退回去,“你搬家啊,我帮你啊。”


关雎尔摇头,“不用了,不用了...”


“诶客气啥!你快出来,电梯又要关门了!”


关雎尔红着脸拢着箱子在电梯快要关上门的一秒冲出来,姚斌已经把拉杆箱放到门口了,2202的门砰一下打开,把姚斌吓一跳。


“关关,我听声音就知道是你!”邱莹莹高声说完这句才看到姚斌。她瞅了瞅关雎尔红着的脸蛋,又瞅了瞅姚斌,“关关,不介绍一下, 你男朋友啊?!”


“不不不...”关雎尔放下箱子,忙摇手,“不是的,是2203的邻居。”


“不是邻居,”姚斌说:“我这房子是给朋友看的,我不住这。关关,没事的话我去看房子了。”姚斌掏出钥匙走进2203,邱莹莹噗嗤一笑,“他还以为你叫关关呢。”


关雎尔的脸仍红着,她抿着嘴推了一把邱莹莹,“帮我搬一下东西吧,别瞎看了。”


 


春天的上海乍暖还寒,关雎尔从学校把最后一点东西拿到欢乐颂的时候,又碰到了姚斌。那会整个电梯都塞满了装修的东西,他仍旧是反带着帽子,穿着只有在橱窗里才能看到所谓潮服。


每当看到这种衣服,关雎尔都会想这么浮夸的衣服,会有人买吗?!


今儿一看,还真有人一买。


姚斌一面叮嘱装修工人小心些,一面跳出电梯来冲关雎尔咧嘴一笑,“关关,又搬家啊?”


“是啊,我趁周末回学校拿点东西,下周就正式实习了。你开始装修了吗?”


这天天气还很阴冷,但姚斌忙上忙下满头是汗,他抬手擦了一把,说:“是啊,我那朋友难伺候的很,要求很多,又不放心别人,我得自己盯着。我自己还得上班呢!”


“那你很辛苦啊。”关雎尔说。


“还行,”姚斌撑着腰说:“等她回来这顿大餐嘛,是少不了的啦!”说着他自己嘿嘿嘿地坏笑起来。


姚斌说话时喜欢偏头盯着人看,关雎尔又比较羞涩,不敢跟姚斌对视,她只是在余光中看到姚斌左边脸有块黑的,应该是搬东西时蹭到了,她一只手揣在兜里摩挲着纸巾,电梯又到一楼了。


两人走进去,姚斌偏头问:“关关,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姚斌。”


姚斌。关雎尔在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刚要说什么,姚斌掏出手机,自然而然地点开微信二维码,说:“扫一扫,交个朋友吧。”


“嗯......”关雎尔有点犹豫,但还是拿出手机加了姚斌的微信,点开他的头像,竟然是一只哈士奇。


“这是小哈啊,好可爱啊。”关雎尔尖叫道。


姚斌憋着嘴,遇到关雎尔好几次都没见她这么大声说话,她讲话都是软绵绵的,好像棉花糖一样,撞得人心痒痒的。


“是啊!”姚斌满脸得意,“我养的。养了好几只呢。这是其中一只。”


“好厉害啊。”关雎尔满脸崇拜看着姚斌,“我一直想养一只狗狗,可是在家的时候我妈不让我养,说有细菌,大学又不能养宠物。”


“那你现在可以养啊。”姚斌说。


电梯到了22楼,两人走出电梯,关雎尔说:“我是合租的,养宠物不太好,要是小东西不听话,到处尿尿很麻烦的。”


姚斌偷笑,不知道为什么当关雎尔说小东西时候,姚斌觉得她自己就是个小东西。


“没事,你要是喜欢,我找个机会带你去我家看。除了哈士奇,我还养了柯基。”


“柯基啊!!!”关雎尔简直眼冒金星,“我想看我想看。”


姚斌手机刚扬起来,2203的装修工人冲他喊老板,落地花瓶放哪里啊!


“那个放在厕所门口!不不,等我来看一下。”姚斌转头来跟关雎尔嘿嘿笑,“我先忙,晚上发狗狗的照片给你啊。”


“好啊好啊。”关雎尔点头。


姚斌钻进尘土飞扬的2203,关雎尔这才发现口袋中的餐巾纸最终还是没给姚斌。


 


晚上11点半,关雎尔迷迷糊糊都快要进入梦乡了,姚斌发来两张图片,关雎尔在黑暗中摸到手机,点开一看是两张柯基的屁股。


关雎尔坐起来戴上眼镜,发了两颗心过去,“柯基的屁屁好可爱,好想戳一戳!”


姚斌那边一口酒喷出来,戳一戳是什么鬼!


他本来想语音的,但又看到自己周围乱哄哄的样子,讲什么对方也听不见,主要也怕吵到关雎尔,他又切换了模式,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你叫关雎尔,不是叫关关啊。”


“诶!?你怎么知道了?”


“你的微信名就是关雎尔啊”


关雎尔反应有点迟钝,“哦,是啊,你一直跟着我室友叫我关关,我习惯了就忘了跟你说真名了。”


酒吧里灯光晃眼,姚斌几乎要趴在吧台上才能看清屏幕,朋友走过来怪叫一声,大哥,你写家庭作业呢!


“滚远点啊!”姚斌笑了,“我忙着呢。”说完他又埋头跟关雎尔说:“那我还是叫你关关,比较可爱。”


不知道是抱着手机聊太久了,还是被子太暖和,关雎尔脸有点热有点烫。


 


曲筱绡快回国了,姚斌这边也要抓紧进程,每天忙完公司又要忙装修,走进电梯里他已经瘫软了。


电梯门没有关上,一只白白的小手拦住,关雎尔瘦削的身子挤进来,头发也乱了,妆也花了,明显是刚从地铁上挤下来。


姚斌闭着眼睛,关雎尔是取了眼镜,没看清人,两人都没有讲话,一人一边靠着休息,电梯到了22楼姚斌先睁眼,这才看到没有戴眼镜的关雎尔。


人已经靠着电梯睡过去了,姚斌捂着嘴偷笑,他又按了一楼,电梯往下走。他就偏着头看着关雎尔,觉得特别有趣。


哎呀呀,姚斌心想,小妹妹真是肤白貌美啊。


或许是姚斌靠得太近,呼吸都吹到了关雎尔的脸上。她晃神中清醒过来,“哎呀,几楼了。”


姚斌蹭一下仰起头,用力太猛后脑勺撞到墙壁,“恩那个”他挠着头呲牙咧嘴,四处张望,“啊!好像电梯又下去了,怎么会这样呢,好奇怪啊。”


“啊?又下去了?”关雎尔说,“诶,我加了一天一夜的班,人都晕了。是我摁错了么?”她戴上眼镜指着姚斌,看了半响说:“你脸怎么红了?!”


姚斌:“......”


 


朋友提议为了迎接曲筱绡回国去新家办一个轰趴。


姚斌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可人都到曲筱绡家里,他望到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突然想起来关雎尔可能已经准备睡了吧。


他把音响声音调小了些,曲筱绡尖叫:“姚斌,音乐大一些,嗨起来啊!”


“嗨什么嗨”姚斌说:“你昨天刚回国,时差倒过来没!这么能闹!”


“倒什么时差,我神清气爽好不好!”曲筱绡一跃跳到床上,“呀!我曲筱绡回来了!”


门口敲门声意料之中响起,姚斌做贼心虚先去开门,关雎尔伸着小脑袋说:“姚斌,你们能不能小声些,我们都要休息了,明天还上班呢。”


姚斌双手合十,“不好意思啊,关关,我们马上结束。”


关雎尔点头刚准备回2202,曲筱绡跳出来挤到姚斌身后,大声说:“谁啊!”


姚斌一把把她推回去,“没谁,没谁!”


曲筱绡眼尖看到了关雎尔,“哟,这不是我的小邻居吗!姚斌你认识啊。”


“认识啊,怎么了,赶紧喝完,喝完散了。”姚斌冲关雎尔抱歉一笑,把门关上。


曲筱绡一脸审问靠在吧台边,手里拎着一瓶酒,“姚斌,从实招来,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什么换口味了”姚斌嘟着嘴坐到沙发上。


曲筱绡坐到他身边,粘着问,“是不是喜欢人家小姑娘啊?”


姚斌没有回答,曲筱绡说:“不回答就是喜欢。”


姚斌把酒瓶往茶几上一搁,“喜欢啊我就是喜欢。”


曲筱绡凑到他耳边,问:“上了没?哪一步了?”


姚斌往远处挪了挪,“没你想得这么快。”


曲筱绡大叫:“你不会还没表白吧?不是吧,姚斌,你什么时候是纯情男孩了?!”


“我一直都很纯情好不好!”


“去你妈的!”曲筱绡喝了一口酒,“要不要我帮你旁敲侧击一下啊?”


姚斌站起来说:“小曲,我知道你最爱管这档子事,不过,关关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别搞她!”


“我也是好心啊,万一人家不喜欢你这一款,你不就白费功夫了吗?!”


“你少来!你我还不知道。”姚斌也喝下一口酒,“我的事你别插手。”


曲筱绡嘟着嘴翻了个白眼,闷头喝酒去了。


 


房子装修完了,人也搬进去了,姚斌好久没有来过欢乐颂。跟关雎尔除了在微信上偶尔发发狗狗的照片也没有多的谈话,有时候他也觉得奇怪,不就泡个女孩吗!以前也没觉得这么难啊。


姚斌不知道,不是关雎尔不想跟他讲话,只是证券公司的压力很大,每天熬到一两点才能睡,六点又要起来去赶地铁,实在没有精神在跟男孩聊天了。


她对着镜子上照下照,脸色蜡黄,头发干枯,还长了几颗痘痘。几个月前还胶原蛋白满满的大学生如今快速沦落成了证券狗!


樊胜美实在看不过她对着镜子唉声叹气,拉着她去商场败了一套护肤品。


“樊姐,”关雎尔拿着一瓶化妆水看了又看,“这神仙水要一千多啊,我心好痛啊,早知道买便宜一些的”


“关关,我告诉你,买东西呢,你犹豫的原因如果是因为他贵,那就赶紧买,因为他值得。如果是因为便宜而买的东西,一般都没什么效果。”


关雎尔点点头,抬起头来,看到地铁进站了,她收拾好背包对樊胜美说,“樊姐,那我就先下了,去看看那张CD到货没有”


樊胜美摆摆手,“去吧,一张CD跑了三四趟你也真勤快。”


其实,关雎尔对樊胜美撒谎了。


她去音像店,是因为音像店有一个她想看到的人。


关雎尔跑到音像店,在第三个货架后面果然找到了赵启平。


"赵医生,好巧啊,你也在啊"关雎尔紧拎着书包带,说话的时候声音温柔的都快听不到。


赵启平的脸在音像店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棱角特别分明。


"你等的cd到了"赵启平说,他指了指货架上第七张cd,"让给你吧"


"不行不行,你不是也等了好久了嘛,时不时过来看有没有到货"


”没事,你先买,老板说了,下个月还会进新的,我等可以,女孩不能等”


赵启平的低音十分好听,关雎尔沉浸在他的低音炮里直到赵启平走出音像店,她还在花痴无法自拔。


老板走过来提高音量问小姐,买单不!


关雎尔才匆匆结了账,追出去,结果赵启平上了一辆车,扬长而去。


“怎么这样啊!好不容易才等到见面的”关雎尔买到了心心念念的CD,心里却并不开心,她滑开手机,电话铃声叮铃铃响起来。


“关关!”姚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也从马路对面传来。


关雎尔环顾左右,在路灯下看到从车里探出头来的姚斌。


“怎么一个人啊?!吃饭没?”姚斌让关雎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为她扣好安全带,可关雎尔都没回答,他抬手摸摸关雎尔的头,“怎么了?”


“姚斌,我刚刚看到一个帅哥。”关雎尔说。


姚斌愣了一会儿,哈哈笑出来,笑得前仰后合,关雎尔恼羞成怒,低声吼道:“你笑什么嘛!”


“不,不是,关关,你喜欢帅哥啊。”


关雎尔说:“帅哥嘛谁都喜欢,我遇到他好几次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我们还有谈过,他是医生,他也喜欢古典乐,也喜欢...”


“停,打住!”姚斌做了个手势,“别瞎想!人接触了才知道合不合适自己,你现在被他的外貌吸引,自然而然把自己的理想人格往他身上套,其实你们只是几面之缘。你可别想太多!”


关雎尔瞪了他一眼,“学心理学了不起啊。”


姚斌一拍胸脯,“我可是正宗心理学毕业。”


关雎尔抱着书包不讲话了。


“这样吧!”姚斌发动车子,说:“带你去个地方,让人看看你觉得那些楚楚君子,才子,到了晚上是个什么样子。”


好巧不巧,赵启平从音像店出来就赴了曲筱绡的约,两个人在舞池中扭来扭去,刚好被关雎尔看到。


姚斌顺着她直愣愣的眼神望过去,说:“看到了,小曲那个男朋友白天也是谦谦君子一个,你看现在!”


原来,赵医生是小曲的男朋友啊,关雎尔瞬间泄气下来。


“怎么这样啊?!”关雎尔坐到姚斌身边,大声问。


酒吧里音乐很大,姚斌凑到关雎尔耳边,说:“什么怎么样,关关,这没什么不对。只是和你想的不一样而已,你也不用失望。我只是告诉你,喜欢人是要主动去了解的。而不是凭自己的感觉去猜,去套!”


关雎尔觉得很挫败,她也不是真的喜欢那个让给她CD男人。真就想姚斌说的,关雎尔只是觉得两人有共同语言,再加上对方有良好的相貌,她就一味的觉得合适,把这种一厢情愿当成了心动。


其实,没有了解过,合不合适都是猜测。


关雎尔拿着酒瓶狠狠灌了一口,爱情第一课还是姚斌给她上的。


姚斌见关雎尔连着喝了三四瓶了,赶紧打住,“我去,关关,你可以啊。喝这么猛。”


关雎尔傻呵呵地冲姚斌一笑,眼皮一翻倒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姚斌把关雎尔塞到车里,曲筱绡和赵启平拥着走出来,她说:“干嘛!小关关今天喝酒了?姚斌你不是要本垒吧!”


姚斌瞪了曲筱绡一眼,“少来,我送她回家。”


曲筱绡耸肩,竖起大拇指,然后慢慢往下。


“嘿!这死丫头!”姚斌骂了一句,拥着关雎尔坐到后排,对代驾说:“去欢乐颂。”


关雎尔很少喝酒,倒不是酒精过敏,而是她酒品不好。


“我啊!”关雎尔打了个嗝,喷了姚斌一脸酒气,“我酒品不好,一喝多就说话,不停地说话。你别嫌我烦啊。”


姚斌苦笑,“我都上车了,能选择下去吗?!”


关雎尔靠在姚斌肩上,说:“姚斌你谈的恋爱多,你说我合适什么样的人啊。我现在在证券公司还是女孩多,男人屈指可数,而且都是四十多数的大叔。我每天对话最多的就是快递小哥。”


“诶!”姚斌说:“我这就不高兴了,你跟快递小哥讲话帮和我还多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接触不到男人啊。”


姚斌:“......我不是男人啊。”


“你是男人,可我们是朋友啊!”关雎尔揪着姚斌的T恤干呕,姚斌抱着她冲下车,让她扶着路边的树干呕,一边帮她顺背,一边说:“你原来当我是朋友啊”


关雎尔这时有点清醒了,她抹了一把嘴,指着眼前两个姚斌含混不清的说,“不是朋友,是什么?”


姚斌叹了口气,晃晃关雎尔的肩膀,“我可没有把你当朋友!”


这下关雎尔彻底醒了,她手足无措,“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吗?”


姚斌本来没喝多少,夏风一吹酒也有点上头,他揉了一把脸,说:“因为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啊。”


“啊?”


姚斌上前一步,重复了一遍,“关关,不要喜欢别人,因为我喜欢你。”


啊啊啊啊啊!


关雎尔从自己的床上惊醒,戴上眼镜时钟是中午十一点十分。


是梦啊?


还是真的?


关雎尔走到客厅,翻开手机,姚斌确实有一条留言,但是是叫自己好好休息的。


看来是梦啊。


这种心理很奇怪啊,有点小失望。


关雎尔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门铃响起,她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大捧玫瑰。


“小姐!签收!姚斌先生送的。”


关雎尔呆住了,憋了好久憋出一句,“...请问...是到付吗?”


姚。哈士奇。斌在自己家里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不知道关关喜不喜欢玫瑰啊,会不会太俗。”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45)
  1. 言夜水央央 转载了此文字
  2. 言夜水央央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