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十一题

白漻: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十一题#

     

1.   

失去意识后第一次睁开眼。

眼前景象模糊似有未散的血雾,耳中嗡嗡作响头痛欲裂,费力扭动脖颈蠕动肢体。

四肢被捆绑,头撞上锈迹斑斑的排水管道,紧挨着污秽的墙壁呻吟出声。

     

    

2.   

已经不能忍受。   

饥饿、口渴、惶恐、窒息、气闷、虐待、流血。身边的任何存在对自己的生命而言都是威胁。  

被收走了所有尖锐物与通讯工具,整日在匪徒视线范围内,绳索只在定期松绑。  

像个死囚。  

该如何逃。  

    

   

3.   

口渴时的哑声乞求。喉咙干裂发痛。被殴打时失声尖叫。倒在血泊中呻吟。匪徒戴着面具看不到脸。   

在深夜噩梦惊醒,周遭是深海般的死寂,只有自己因心跳加速而紊乱的呼吸声。   

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营救似乎陷入滞涩困境。

   

   

4.  

什么都是折磨。  

有人开始试图与匪徒攀谈乞怜,无原则地屈服,无怨言地忍受屈辱。  

作为人质的盲目的软弱在蔓延,生命被操纵的焦灼在蔓延。  

操纵?  

我们的性命,分明环环相扣。  

不是吗。  

  

  

5.  

与发泄般的暴虐相比,每天进食时间便显得极为安宁。

送水和食物的人声音平淡得甚至让人觉得温和。

与先前的对比过于鲜明,几乎要饱含感激。  

“谢谢。”  

  

  

6.   

在毫无希望可言的环境里,施与者偶尔显露的温情在接受者心里被不断放大,甚至感谢被给予呼吸的权利。   

我依赖你而活。  

逃亡与服从激烈缠斗挣扎。   

   

   

7.   

由于共处一室而不得不听到所有的声音,渐渐开始理解他们不得已的苦衷与走投无路的困境。  

虽然心知不是好兆头,但内心的天平已然倾斜。  

此刻沉默的意义,究竟是等待还是妥协?  

   

   

8.   

弹药告罄,水和食物日渐匮乏,情况越来越糟,对立的两端被迫相互扶持照料,相互安抚焦虑的情绪,像是同一个无比坚实的团体。  

怜悯与被怜悯的双方随时间推移而反转、融合。  

同呼吸,共命运。   

在心里说服自己 : 逃亡的前提是活着。  

已经可以预见到他们的失败,而我们会活下来。  

可真的还会逃吗?  

   

   

9.  

救援方下达了最后通碟。   

他们给所有人解绑,给予所有剩余的食物,敞开紧锁的门。  

“你们自由了。”  

   

   

10.  

没有获救的欣喜,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激动,不安的情绪无限膨胀。   

脑海中只剩下离开前最后一幕反复回放。  

那些人满面绝望,眼含热泪,双手合十,跪地祈祷。  

虔诚得一如生命的信徒。  

  

   

11.  

拒绝出庭作证,拒绝承认被虐待与迫害。  

只记得,黑暗中互相紧握的双手,像是一张紧紧连结的网。  

就算我们,永无得到救赎的可能。

评论
热度(8)
  1. 言夜临歧击剑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