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楼诚】【知乎体】感受到单身狗悲哀的瞬间

阿桃桃:

 感受到单身狗悲哀的瞬间 


汪曼春  年轻时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

@明台 我谢谢你全家

 

首先这个题目为什么要邀请我,明台你是不是有病。



不过既然都看到了我总不能装眼瞎把,本小姐就百忙之中回答一下吧,明台记得请我吃饭。

 

如我的简介所写,我这二十几年的情感状态所有的年轻时根本不懂爱情,而这场不懂爱情的爱恋直接导致了本小姐长期单身的状态。





首先声明不是本人不漂亮,全76号的人都能作证,我可是76号最美的一枝花,不承认这件事的人不是眼瞎就是腿瘸。

 

而我年轻时不懂爱情的对象正是我现在的直属上司。

 

什么你说和昔日的情人一起上班是件痛苦的事情,呵呵,并不

 

第一我们从来不是情人,第二能每天看到我师哥我高兴都来不及呢,痛苦是什么,可以吃吗?

 

其实我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师哥没有他表现得那么喜欢我,我又不傻,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可谁让全天下那么多的男人我就偏偏喜欢他了呢,装得天真些能让他多看我几眼,我也就认了。


 

分隔多难后当我听到师哥要出任我顶头上司的时候,我是欢呼我是雀跃的,想当初我表白被拒,这么些年,我进化唉不对,我演化,呃...好吧反正就是我变得更漂亮了,会打扮了,师哥总得多看我一眼吧。至少让他在惊艳后后悔那么一小下下,哎哟当年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怎么就错过了呢。



 

然而,我错了,重逢后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错了,师哥这几年不知吃了些什么,诶,怎么说呢,胖了那么多了,冲过去抱住他的时候我只觉得他肚子上的肉软绵绵的靠上去挺好玩,当然再多肉我师哥也是最帅的,重点不是在他肉多肉少上面。

 

而是见到师哥时候,看到从车下下来的另外一个男人,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那个眉清目秀,身材挺拔的小帅哥不是别人正是我师哥的专属小尾巴阿诚。

这位叫阿诚的同学对外打得名号是明家的最高级别的下人我师哥的秘书兼任明家的管家,听着挺唬人对吧,看上去很正常对吧,不过机智如我,呵呵。



 

阿诚是师哥带回明家的孩子,从小就以跟在师哥身后为己任,日子久了大家都习惯了有师哥的地方就有阿诚,当然这也包括我无数次躲过明家大姐的眼线和我师哥约会的时候。

你们见过,两人在一个氛围浪漫的咖啡厅里,另一个小男生坐在一旁做着作业还时不时催着说,哥,家里的老鸭汤快炖好,不准时回去喝,大姐会揍我们的。

 

我真是...你喝着地道的蓝山咖啡心里想着他喵的老鸭汤,弟弟,你会玩。



 

当然我和师哥单独约会的时候并不多,上有家人阻挠,下有师哥各种的理由忙忙忙,我俩单独出去的机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你们说这是我师哥在敷衍我,朋友看破不说破,懂吗?

 

对于当年一个坚定的迷妹家人的阻挠弟弟的碍事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真正的影响我的是我师哥的内心,前面我为什么特别提到阿诚,是的这位阿诚就是重点。

 

他和艾特我的那位明台朋友一样都是我师哥的弟弟,是的弟弟,但是我见过明台打坏了我师哥的盆栽被追着满学校的打,我见过明台考试不合格被罚在学校操场跳楼梯,可是对于阿诚...

 

不好意思刚才翻了一个白眼,我只见过他鞋带掉了我师哥给他系,没空吃饭我师哥给他送到教室,天冷了管加衣,不及格管补习,这看上是一个哥哥的正确打开方式,呵呵,不要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天真。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有一次我们学校开大会,我坐在师哥的旁边,是的如你们所料他的宝贝弟弟阿诚也坐在他旁边,会议过程及其无聊,我已经忘了校长说的内容,可我永远都忘不了我不小心回过头去看到阿诚和师哥相视而笑的眼神,那一刻我身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不对劲,但那时候还是少女直觉没有告诉我是哪里不对...还是太年轻啊


 

只是一个眼神的事情我也没有细想,再后来我就经历了单方面的认为被棒打鸳鸯以及和爱人天涯相隔,这么多年过去了,再看到师哥和阿诚,身为一个熟女(并不)的第六感告诉我,他们俩之间绝对不简单,当然这个女人第六感的佐证绝对不是我无数次的在办公室看到他们俩站在办公室后面看文件时不自觉勾在一起的手指。

 

也不是趁着下班没有的停车场躲在车内交换一个甜蜜的亲吻,以及偶尔阿诚穿着高领毛衣来上班,不小心动作大了露出的吻痕。



 

然而这一切我都觉得还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至少知道我师哥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人了,我的失败只能说是性别问题,而不是我不够优秀,我追求者众多,得不到心里的红玫瑰我也不愿意将就,然而真正让我觉得我身为一个单身狗的悲哀瞬间,是发生在上个星期事情。


76号举办的例行舞会..

 

那天我打扮得特别漂亮一进门我能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说不得意那是假的,但是意料中的是师哥和阿诚正在聊天根本没有抬头看过我,那时候我心里莫名的生气,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这样自带结节一般的屏蔽掉了所有人,本小姐不开心了...

 

也不知为什么脑子一热我走过去,大方的说可不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师哥愣了一秒也不好拒绝我,刚想挽住我的手我却退开一步,对着阿诚说,我想和你跳,阿诚显得有些为难,不过师哥点头的一瞬间,他还是挽起了我的手。

 

进入舞池的时候阿诚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汪小姐我舞跳得不好你可别介意,我问他你会跳什么,他想了一会才回到,华尔兹,也只会这个。

我暗想,居然只会跳华尔兹,用脚趾头想我也猜到是谁教的。

 

压下心里的不痛快,我故作大方的摆好动作,等着阿诚扶住我一起跳舞,可等他搭上手的时候我才发现不对,我对着他说那个阿诚,你应该扶住我的腰,不是搭我的肩啊,阿诚特别无辜的看着我,不对吗?但是我一直都是这么跳的啊。

 

那表情要多纯良有多纯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敢情这么多年你都跳女步的啊。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里的无奈问道阿诚啊,一点男步都不会吗

 

阿诚思索两秒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先生说,跳舞都由他带着,不用学,我跟着他的步伐就够了。

 

我心里一口老血逼着吐不出来,那你和我跳什么,逗我玩啊,转过他看着旁边的师哥,他笑得一脸温柔的看着我们,当然眼神全落在我身边的阿诚身上,眼里全是包容和无奈。

 

那一刻我才懂了,师哥只是怕我在大庭广众无理取闹了,用这么简单直白的方式告诉我,能和他跳舞的只有阿诚,而阿诚也只会和他一起共舞,是啊,世界上最般配的华尔兹都是属于那些心意相通的爱人。

 

对着阿诚笑了笑,我放开他的手,也放开长久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看着阿诚迫不及待回答师哥的身边,两人站在一起只是对望两眼,也觉得胜过别人的千言万语,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下次还有人约我出去的时候,我也试试吧,毕竟被闪瞎狗眼的感觉真的挺不好受的。

 

 

 

 ---------------------------------------------------------------------------

昨晚被炸后的产物

 

 


评论
热度(170)
  1. 言夜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
  2. 杂食屯粮怪无粮莫方 转载了此文字
  3. 圆舞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
    汪处吐的一口好槽,lo主我爱你的表情包!
  4. 无粮莫方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