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知乎体】【楼诚】一个人最腹黑的瞬间

阿桃桃:

一个人最腹黑的瞬间

 

明台 帅不是我的错

 

@汪曼春 有仇必报,你狠的

 

这个题目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可是仔细一想深受一条腹黑荼毒这么多年的我又似乎是很有发言权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腹黑瞬间和恋人之间秀恩爱是息息相关,一切在单身狗面前的秀恩爱行为都是犯罪,这是我内心深处的呐喊。

 

 

 

对于那条毒蛇在恋爱中的人无意识的秀恩爱,秀亲密的举动,我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人家是在恋爱中,我没有任何理由去苛求别人亲密亲热,怪只怪我是一只单身狗,但是作为一直狗,唉不对,作为一个正在努力脱单的青年你们时时刻刻的让我觉得尴尬那就是你们不对了。

 

 

我今天要说的对象就是邀请我的这么美女吐槽的那两位,顺说一句那两位就是我亲爱的哥哥,一对致力于三百六十度年年三百六十天致力于闪瞎我的两个哥哥,宝宝心里苦啊。



 

 

他么俩相识于幼年,牵手于我二哥成年之际,听到这里我就想对我大哥说一句呵呵,能忍到我二哥成年你也很辛苦吧....

 

 

言归正传,在他们俩没有勾搭成奸,不对,相守相知的时候,虐狗那是润物细无声的,同进同出,情侣领带,携手留学什么的我已经不想再说了,只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真的是让我想说能在秀恩爱的时候腹黑于无形,只有我哥做得出来。

 

 

事情起因是犹豫我在学校里交了一个女朋友,是的,我的小女朋友丽丽,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纸,我原本是打算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这件事告诉我大姐的,毕竟这是她最期盼的事,能够让大姐开心,是我作为一个弟弟的责任。

 

但是那天回家大哥二哥一回来就质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我很奇怪,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我前天才和她牵手表白的,要不要这么速度,你们做情报工作的啊。

 

 

通过后来的谈话,我知道了,是我和曼丽共同的老师出卖了我们,那个该死的王天风居然打电话到我哥那去要谢媒礼,还居然只要了三大箱棒棒糖,真是有出息啊。



 

然后我大哥从我老师嘴里知道这件事就怒了,怒什么,这个我就不细说了,是他们两个老人之间的个人恩怨,但是这就导致我直接在大姐面前暴露了,大姐二话不说的就要准备家庭宴会,让我带着女朋友回家。

 

Ok这个宴会我是不会拒绝的,毕竟我对丽丽是认真的,我看得出来,我大哥他们也是很满意曼丽,但是当时我可能是一不小心脑子短路了,也可能是那天早上起床忘了吃药,也许是一时同情我老师那个孤独老人,一时最快就说了要不要让老师也一起来呀。

 

我大哥当时就给我瞪了过来,可话已出口,一切都晚了,我天真的大姐也没想这么多,只一心扑在她未来弟媳身上,根本没注意我们几个的脸色。

 

 

结果就是大哥被迫接受了我老师要来我们家吃晚饭,一直到晚宴的那天我大哥的脸都臭得可以,我私底下问过我阿诚哥,阿诚哥只是白了我一眼,你自己弄得烂摊子自己收拾,当时我是懵逼的,我做了什么让你们这么恨我。

 

老师和曼丽出现的时候,我心里才明白过来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曼丽是穿的可爱的,得体的,但是老师你是怎么回事,那油头你是不是偷我哥的发胶了,那骚包的西装,我只想静静,居然还是暗紫色带暗花纹的,吓死宝宝了,然而在看到老师一直盯着我大姐的眼神...我好想明白我大哥生气的原因了,我有点方,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当时我真的是立马想给我大哥跪下的,我错了不该引狼入室的,但是奇怪的事我大哥居然笑得如春天一般温暖的迎接了客人的到来,特别真诚的那种...

 

 

我值得悄悄挪到阿诚哥旁边的时候让他给我吃颗定心丸,阿诚哥只是笑得特别高深莫测的飘来一句大姐最近交男朋友了,你老是没戏,我听到前半句才放下心后半句直接一个大大的卧槽,大姐你什么时候...还有是谁...为什么我不知道,

 

 

不过作为一个好学生的我还替我老师留下来一滴同情的眼泪,心疼,这身衣服没少花钱吧。

 

 

后来整个晚餐都在亲切友好的氛围里进行着,除了我老师三十次试图和大姐搭讪失败一脸沮丧,大家都是开心的,尤其是我哥。

 

接下来就是本故事的高潮了,我一个好学生顾忌着姐姐在又怕秀恩爱惹单相思的老师伤心,一直克制住想要牵住曼丽小手的冲动,一晚上都中规中矩,可就在我们吃饭后甜点的时候,我大哥居然给自己加戏了。

 

 

当阿香端着奶油蛋糕作为饭后甜点出现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卧槽了,我们吃的是中餐,饭后甜点为什么是奶油蛋糕这么奇怪的搭配,你们不要骗我没见过世面。

 

看到我大哥邪魅一笑,拿起一块蛋糕,眼睛盯着我老师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看到了结局。

 

 

大哥食指轻轻划下一大块奶油舔了一口说不甜。大姐这蛋糕哪买的啊...大姐脸一红,没有接话我想问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此刻阿诚哥无比配合的说道,蛋糕可是大姐外国男朋友特地送来的,哪能不甜。阿诚哥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看到老师手里的蛋糕差点砸地上了,不过他忍住了,老师,你很不错哦,我看好你。

 

 

 

你们能猜到接下来我大哥做了什么吗?你们以为已经伤害了老师的他可以收手了,天真啊。

 

 

我大哥直接把手伸到阿诚哥面前特别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阿诚你尝尝,是的,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阿诚哥直接舔了一口我哥食指上的奶油,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然后说,我觉得还好啊,挺甜的...



 

伴随着这句话我成功听到老师手里的蛋糕落地的声音。

 

 

这时已经满足的我的大哥,终于放过其实本来就很甜的奶油蛋糕,幽幽的说了句你觉得甜就好。

 

 

当然习惯了这些戏码的我,大姐阿香已经是百毒不侵了,但是我感觉到我的小女朋友身体吓僵硬,曼丽我不会这么流氓的你相信我。



 

 

再抬眼看我老师,好吧,我哥从法兰西带回来的餐叉已经成功弯掉报废了。

 

 

 

对于我哥哥们这样秀恩爱的行径我是斥责的,但是对于我那脆弱的单身狗老师来说,打击是巨大的,从我家回去他已经三天没来上课了,我现在在去看他的路上,就先这样吧...得罪什么也千万不要得罪一跳腹黑蛇啊。

 

 

 

-----------------------------------------------------------------------------

写完我才发现居然和今天深夜60分切题了233333

评论
热度(121)
  1. 言夜阿桃桃 转载了此文字
  2. 杂食屯粮怪无粮莫方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