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夜

论迷妹的的自我修养

【王凯水仙】一天

孤立语:

CP大乱炖!一发完!(哪天我兴起在写一个差不多的也不一定)

纯糖!!!不甜不要钱的那种!!!我根本就是一个小甜心啊!!!

 

7:00AM

陈亦度和赵启平昨晚折腾到太晚,闹钟响了第三遍两个人依然像死尸一般赖在床上,赵启平不耐烦,伸脚踢了踢陈亦度,口齿不清的说:“喂,你把闹钟关一下。”随后翻了个身又睡过去。

十分钟后两个人顶着一头鸡毛并排站在镜子前刷牙,厕所里都是电动牙刷滋滋滋的响声。

 

这对牙刷是赵启平去年在网上看中的,一蓝一红,当时陈亦度瞟了一眼,说:“嗯,红色适合你,骚气。”

赵启平当时一听就不干了,关了网页就再也没提过这事。

第二天早上,赵启平在洗漱间看到了这对牙刷,它们依偎在一起,看起来像他和他家嘟嘟一样般配。

 

“想什么呢?”陈亦度在赵启平眼前挥挥手,不解的看着面前目光呆滞的小赵医生。

“想你呀,你真好。”他顾不得满嘴的牙膏沫,吧唧一口就亲了上去。

陈亦度没抗拒,狠狠的吻了回去。

 

陈亦度不是情人,是爱人,要站在一起刷好多年牙的爱人,小赵医生如是说。

 

7:30AM

李熏然喝一口热牛奶,抿抿嘴唇,带着点期待问:“师傅,今天的鸡蛋真的没有烧焦,你看行不行?”

季白低头仔细看了看那个边缘微微变黑的煎蛋,又伸鼻子嗅了嗅,认真劲堪比收集犯罪现场证据。“嗯,勉强有进步。”

小李警官眼睛哗的一下就亮起来了,“是吧是吧,我今天才浪费了三个鸡蛋!”

对面那人伸手揉了揉他卷卷的刘海,微微勾了勾嘴唇,“来来来,尝尝我们李警官的手艺。”

 

李警官大概是一个月前开始沉溺于做早餐,二十几年来没进过厨房的人猛然要做饭,杀伤力简直堪比生化武器,为了不辜负小徒弟的苦心,季白从来照单全收。

 

季白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把夹着煎蛋的吐司面包塞进嘴里,这味蕾和胃,还有的苦受哟。

小李警官毫无知觉,还絮絮叨叨的说着家里酸奶没有了,晚上想吃糖醋小排,过两天爸妈生日要每个紫砂壶做礼物。

窗户外面的阳光洒进来,他们暂时不用面对鲜血和子弹,只聊着家长里短的小事。

 

11:30AM
曲和在休息室里吃盒饭,对面两个乐团女同事凑在一起八卦某位圈内钢琴家的八卦,他没兴趣,打开手机就开始刷微博。

热搜版上全是郝晨的名字。

“郝晨 王笑笑”“郝晨王笑笑共度良宵”“郝晨新恋情”

曲和眉毛挑了挑,随便找一个点进去看了一眼。

《郝晨王笑笑疑似因戏生情,聚餐后转战金华酒店共度良宵》

曲和啪的一下关了手机,有些愤愤的想:“套路!都是套路!那天喝醉了还是我接的他呢,他有没有和别人去酒店我还不清楚呀。”

忍了几分钟还是气不过,正准备给郝晨打电话,对方电话倒先过来了。

 

他小心翼翼的问:“你看到新闻啦?”

“嗯。”

电话那头的人听他这话似乎急了,手忙脚乱的一通解释:“曲和,你那天亲自去接我的,你肯定知道新闻是假的,这次的绯闻真的不是我的团队做的,王笑笑那边上新戏,他们团队就拿出来炒作了一番。”

曲和没说话,他在努力憋笑,这样慌里慌张的大明星实在可爱。

“曲和你相信我,要不我今天早点收工就飞回北京当面跟你解释,老人家都说了,夫妻不存隔夜仇。”

“哈哈哈哈哈哈。”他最后还是没憋住,悄悄躲到角落大笑了起来,“郝晨你倒是说说清楚,谁和你是夫妻了?”

郝晨当即觉得有点懵圈,“你没生气?”

“我生气了,所以明天我就去你上海的录音棚找你算账了!”

 

世上绯闻也不都是坏事,你瞧,这不又为我想见他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5:00PM

明诚今天4:30分就一直不停的看手表,他觉得今天时间过的特别特别慢,半个小时简直有一年那么长。

等办公室的时针指到数字五,分针指到数字零。秘书处的各位就看到平常沉稳优雅的明秘书长如同一发离弦的剑一般冲了出去。

这怪不得明秘书长不敬业,据说警察局方副局长因为重感冒请假,明秘书长今天还能按时上下班,就已经很给长官们面子了。

 

“烧退了没?中饭吃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熬粥。”明诚还没踏进房门就问,等进去看到程姨端坐在床边才悻悻的闭了嘴。在长辈面前为了一个感冒紧张兮兮的样子,明诚觉得面上有些发窘。

方孟韦此时也涨红了一张脸,嘴唇蠕动了几下,“哥,你回来了。”

“行了,你回来了,孟韦就交给你了,我也要回去了。”程姨看了看两个人,知道他们不好意思,柔柔的笑了笑,起身便回了家。

 

后来明诚熬了一碗鱼片粥,方孟韦觉得胃是暖的,心比胃还要暖。他从碗里抬起头,悄悄的去看明诚,在一片热气里笑了起来。

看,这是我的家,和我的家人。

 

12:00PM

石太璞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坐在沙发里打盹。

萧景琰最近忙着给他大哥平反,和那些幕僚每每商议到半夜才回,石太璞不懂政治法律这些事,帮不了爱人的忙,看着萧景琰日渐消瘦的身躯,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后来他便习惯等着萧景琰回家,别的做不了,只有让晚归的人有一盏暖黄色的落地台灯和一杯适温的白开水。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惊醒了石太璞。

“你回来了,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我去煮一碗面。”

萧景琰连声音里都透着疲惫,他摇摇头:“不用了,我困的很,先睡吧。”

 

他们并肩躺在床上,石太璞伸手一捞,轻轻巧巧的把萧景琰环在自己的臂弯里,“胜算大吗?”

“不算大,案子过去太多年了,证据收集起来实在困难。”

石太璞不说话了,他把萧景琰的手掌捏在手里,捏到掌心里都起了薄薄的一层汗。

萧景琰转了个身,两个人面对面,距离近的可以听到对方的鼻息。

“等这件事完成,我就辞职,我不适合做这些,也不愿意做这些。”

“好,到时我们四处游玩,想去哪就去哪。”

“好。”

 

月光穿过树枝投到房间里,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把余生交给对方。


评论
热度(128)
  1. 言夜孤立语 转载了此文字

© 言夜 | Powered by LOFTER